警示录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聪明"反被"聪明"误
作者:  来源:浙江省纪委省监委网站  发布时间:2022-08-10 15:09:45

  “一桩桩违法事实,涉案金额200多万元,在证据面前我目瞪口呆,想不到我犯下了如此罪行。” 赵建峰在自己的忏悔录中这样写道。

  2021年12月,海盐县人民法院依法对赵建峰案进行公开审判。经查,赵建峰在担任海盐县澉浦镇党委委员、副镇长等职务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多次收受他人财物计人民币2448498.43元。赵建峰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十万元。

  赵建峰是如何一步步走向犯罪的深渊呢?

  违规用权 从中收受好处

  1994年,赵建峰大专毕业,被分配到乡镇工作。当时的赵建峰意气风发,一心想在岗位上干出一番事业,通过自身努力,他得到了组织的认可。2005年,30岁的他就任澉浦镇副镇长。

  此后发生的一件事,改变了赵建峰的想法。

  2006年,海盐一石料厂采矿权已经到期。因石料厂效益可观,该厂老板陈某某还想继续开采,于是就找到赵建峰,想让他帮忙办理采矿权延续登记手续。但是该石料厂不符合规划要求,无法办理该手续。这时,赵建峰想出了一个“妙计”,可以借着为附近一重要港口建设“避风港”的名义,向上申报采矿权延续登记手续。最终,该石料厂借这个名义成功办理了延续登记手续。两年后,赚得盆满钵满的陈某某当面为赵建峰送上10万元感谢费,赵建峰欣然笑纳。

  从那以后,赵建峰发现,只要能帮助石料厂成功办理采矿权延续登记手续,石料厂的老板们总会有所“表示”。就这样,2009年,赵建峰又帮一石场投资人陆某甲成功办理采矿权延续登记手续,并收受好处费5万元,他回忆说:“后来看他肯定是赚钱了,所以他给我钱,我也就拿了,主要还是贪心的原因,没有摆正自己的位置。”

  招商引资 却一心想捞钱

  2007年,赵建峰引进了一个外资项目,由于镇里没有土地指标,该项目一时无法落地。当听说当地一家水泥厂抵押在某银行的地块即将拍卖时,赵建峰打起了小九九,他想自己成立一家公司,把土地拍下来转让给这家外资公司,从中赚取差价。在赵建峰看来,这是一个稳赚不赔的买卖。为掩人耳目,他让周某出面注册成立了一家公司。在这个项目的土地拍卖过程中,赵建峰足足投入了100多万元。

  让赵建峰始料未及的是,因为该地块土地性质复杂等问题,土地征用项目最终流产。偷鸡不成蚀把米,赵建峰在该项目投入的钱全部打了“水漂”,其中通过他人的银行卡向一土石方工程队经营者陆某乙“借”的65万元,也一直没有归还。

  澉浦镇有山,在招商前,有些项目都要进行土地平整和土石方承运,赵建峰便和陆某乙“走”到一起。有了赵建峰的帮助,陆某乙承接了大量土石方业务,生意做得风生水起。2008年,当地一矿业公司老板姚某某在赵建峰的帮助下顺利入股陆某乙的石料加工厂,3年后,获利颇丰的姚某某送给赵建峰15万元以示感谢。

  眼见陆某乙事业蒸蒸日上,赵建峰便经常以“借”的名义向陆某乙要钱,陆某乙每次都是爽快地答应。2010年,他向陆某乙借款400万元用于炒股。两年下来,赵建峰不仅没有赚到钱,还一直在亏损。当陆某乙因资金困难,迫于无奈向赵建峰讨要借款时,他将股市账户清仓后,把剩余的钱还给陆某乙,对于亏损的近80万元只字不提。

  就陆某乙一处,赵建峰累计收受其钱款144万余元。而赵建峰竟然天真地认为,银行卡和股票账户都是别人的,没有留下蛛丝马迹,不会有人知道。然而,这只不过是掩耳盗铃,自欺欺人。

  主动帮忙 收受干股

  服务当地企业发展,对于赵建峰而言,本来就是分内的事,他却想着从中赚钱。“我在工作中经常和老板打交道,时间长了,开口必称‘兄弟’‘大佬’。距离感消失了,身份错位了。”赵建峰向办案人员坦言。

  张某某是当地一家油墨公司老板,和赵建峰相识多年。在张某某公司的经营上,赵建峰没少帮忙,就连租赁厂房的事,他也要去“关照”对方租金不要太贵。在张某某公司的两次征地扩建中,他多次为张某某出谋划策,甚至亲自出面帮忙协调。

  有一次,赵建峰跟张某某流露出想在其公司投钱的想法。张某某立马心领神会,直接送给赵建峰50万元干股。两年间,张某某以分红和退股的名义送给赵建峰60万元。

  赵建峰还为当地一塑胶公司老板孙某某在项目审批、厂房扩建中提供帮助,以少还借款的方式收受其好处费10万元。

  2021年4月,海盐县监委对赵建峰予以立案调查并对其采取留置措施。经查,赵建峰身为党员领导干部,收受可能影响公正行使公权力的礼品;接受可能影响公正行使公权力的宴请;违规从事营利性活动;违规招录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财物,数额巨大,构成严重职务违法并涉嫌受贿犯罪。2021年8月,赵建峰被开除党籍。

  赵建峰平时从未认真学习过党章党规,他说:“留置期间读的书、学的纪法知识,比我工作27年来学的还要多,连我自己都觉得惭愧。”

  不学习就不知敬畏,自然就守不住底线。“一人不廉,全家不圆。我原本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妻子温柔贤惠,5岁的女儿超级可爱,现在想听女儿喊一声‘爸爸’,竟成了奢望。”赵建峰对自己的行为追悔莫及。

(海盐县纪委监委)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