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示录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靠工程吃工程,算错"人生方程"
作者:  来源:浙江省纪委省监委网站  发布时间:2022-06-14 09:04:35

  “当时为什么要收这些钱?收来干嘛呢?犯罪代价太高了,高得承受不起,真的非常后悔……”嘉兴市城市投资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嘉城集团”)总师室原主任许建明在忏悔书中这样写道。

  2021年5月,许建明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嘉兴市纪委监委驻市财政局纪检监察组纪律审查和嘉兴市秀洲区监委监察调查,并被采取留置措施。

  2022年1月,秀洲区人民法院以受贿罪判处许建明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并处罚金四十万元,对其受贿所得予以追缴,上缴国库。

  小节不守,从一张卡、一部手机开始,逐步走向腐化

  2004年2月,具有丰富管理经验的许建明从建筑民企进入市属国企。凭借兢兢业业、吃苦耐劳的工作表现,2011年2月,许建明被提拔为嘉兴市城建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随着职务的升迁,身边围着转的建设公司老板越来越多,许建明的思想也开始“发飘”。

  2011年某智能化弱电工程公司老板金某想要承接某项目,许建明出面向招标代理公司打招呼,金某顺利承接到该工程,并赠送许建明加油卡、月饼等礼卡礼品。头一回违规收礼,许建明心里感觉“有一丝不舒服”。

  此后的5年间,许建明都会如期收到金某送来的加油卡以及礼品。其他前来送礼的老板络绎不绝,特别是遇到逢年过节,茶叶、手机、代价券、小额现金……许建明慢慢变得习以为常,一一收下。

  2014年,许建明家房屋装修。许建明得材料贵、人工贵,于是开始琢磨“省钱”的办法。许建明以不支付或象征性支付几千元钱的方式,让金某提供水管、电线等材料,让暖通设备老板戴某提供空调,让土建老板赵某提供水泥、黄沙、砖块等材料和工……连他妹妹家房屋装修,许建明也如法炮制。

  不正之风往往是滋生腐败的温床,腐败是不正之风从量变转为质变的必然结果。许建明正是从一盒茶叶、一张卡、一部手机等小节开始走向腐化堕落,由风及腐,腐由风生,逐步滑向犯罪的深渊。

  亲清不分,从招标代理到款项结算,全程插手干预

  工程领域是腐败易发多发的“高危领域”。一个工程项目从审批、规划、招投标到施工、质量监理、验收评估等,要经过很多环节,交易链条长、投入资金量大、利益关联度高,容易滋生腐败问题。

  2015年上半年,某建设项目由于多次设计变动,导致消防验收上存在一定问题。如果重新设计、重新施工,将大大增加建设成本。老板赵某找到许建明,要求帮忙协调关系、通过验收,并送给许建明30万元现金。

  “从他这里以前收过几次小恩小惠,心里就自然接受他了。反正他送过来,我基本上都收下了。”许建明坦言。

  在贪欲的驱使下,许建明胆子越来越大。2016年下半年,某市政工程承包人钱某承建了某道路综合整治工程,合同约定可以拿到20余万元的提前完工奖,可许建明不肯签字,还要在人员到岗管理问题上予以扣款。钱某内心经过一番揣测,送给许建明10万元现金,最终许建明不签批提前完工奖,但也不对人员到岗不足问题予以扣款。

  2020年,某工程管理有限责任公司老板王某为承接相关项目,承诺送给许建明中标价的3%即74万元“业务费”。许建明通过设置倾向性资信条件、关照招标代理单位、向评标专家打招呼、通融上岗人数不达标问题,帮助王某顺利中标、开工建设,先后四次共收取18万元“业务费”。时至案发,还有56万元尚未兑现。

  这只是许建明众多违纪违法事实中的几笔。经查,许建明利用职务便利,在入围嘉城集团招标代理库、代理及工程承接、工程监管、工程验收、工程款项支付、工程事故认定、协调关系等方面,全过程插手干预,收受他人财物共计价值225.8万余元,其中既遂部分157.7万元。

  亲清不可不分,公权不可私用。许建明面对身边的老板住别墅、开豪车、穿名牌,产生了不平衡的心理,一一收下“送上门”的财物,在偏离方向的轨道上极速驰骋,落得一无所有、身败名裂的下场是必然的结局。

  家风不正,自己前门管工程,妻子后门做业务

  “许建明自身违法乱纪,时时处处想着为家庭捞取好处,放松对家人的管教;家风不正,也助长了许建明在违纪违法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办案人员说。

  许建明妻子朱某在一家工程咨询评估公司负责工程预结算工作。2011年,许建明分管的项目需要委托一家代理单位进行招标代理,于是主动联系朱某所在公司老总王某。王某当即承诺按代理费的10%支付业务介绍费,并在2014年5月,送给许建明业务介绍费5.7万元。朱某非但没有阻止,反而认为许建明能力强而沾沾自喜。此后,许建明又帮助该公司连续7年入围嘉城集团招标代理单位库、承接业务并获得代理费121万元。截至案发,12.1万元“奖励费”尚未兑现给许建明。

  2015年下半年,妻子朱某辞职并借用他人名义开办公司,承接代理和预结算业务。许建明通过打招呼,帮助朱某公司入围嘉城集团招标代理单位库。2019年上半年,许建明提拔为嘉城集团总师室主任,亲自组织实施代理单位入围招标工作,并让朱某公司在接下来的3年连续入围。

  2017年上半年,朱某公司所租办公场所到期,许建明夫妻一起市政工程老板钱某打麻将时,看中了钱某购买的一处办公用房,于是提出要租用。钱某自然乐意,以低于市场价2万的年租金租给朱某公司使用。

  然而,纸终究包不住火。嘉城集团纪委曾就“许建明前门管工程、妻子后门做业务”找其谈话,他自以为借用他人公司名义由其妻子实际负责的代理公司能瞒天过海,面对组织谈话遮遮掩掩、避重就轻,错过了向组织如实交代问题、从轻处理的机会。

  2021年9月,嘉城集团党委给予许建明开除党籍处分,并由嘉城集团与其解除劳动合同关系。

  靠工程吃工程,算错“人生方程”,许建明从不守小节开始,一步步把自己送进监狱。各级党员干部特别是工程建设领域的领导干部要以案为鉴,深刻警醒,始终掌牢纪律规矩之舵、守牢政商交往之道、筑牢防腐拒变之坝,确保“人生方程”不误判、不错解。

(嘉兴市秀洲区纪委监委)


分享到: